评论:一成不变的“独角兽”将被淘汰

核心提示:尚德一度是新能源行业中的“独角兽”,但未能保持状态,最后不得不从美国退市,并被顺风实际控制人郑建明收归麾下。现在的尚德逐渐恢复元气,但已然无法与当年创建时的意气风发相提并论了。

最近新能源圈有一则传闻: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(下称“尚德”)可能会从顺风清洁能源(01165.HK,下称“顺风”)中单独剥离出来上市。不过一向不会对这类传闻做评价的顺风,这几日也是秉承了一贯的作风,继续缄口不言。

尚德一度是新能源行业中的“独角兽”,但未能保持状态,最后不得不从美国退市,并被顺风实际控制人郑建明收归麾下。现在的尚德逐渐恢复元气,但已然无法与当年创建时的意气风发相提并论了。如火如荼的IT、旅游等创新人才济济一堂的领域中,一些“独角兽”也层出不穷。不过,即便称霸一方、无人能敌,可未来如果战略定位不清、人心崩塌,部分企业重蹈尚德的覆辙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部分企业估值是不是过高?

在前不久举行的一场互联网创新大会上,亿欧网创始人黄渊普就曾提到,不少公司完成A至C轮融资后,估值轻松越过10亿美元大槛。而黄渊普担心这种巨无霸现象背后所显露出来的风险,“市场显得有些浮躁,而我觉得整个行业正在为这种浮躁本身付出代价。举个例子,有两家以团购为主业的企业做了合并。

无论是什么原因,有一点是肯定的——它们想单独以高预期估值融资时,可能受到了打击。这个信号很重要,它告诉我们,企业在创业时有可能遭遇到无法想象的困难。”

中国进入互联网时代是1994年,不少明星企业从那时起崛起。有一家做服装的电商,还有一个做图书的电商,起初估值都不低,其中那家图书电商曾到过20亿美元的高位,但现在缩水了很多。

“图书电商相比那家服装电商确有优势,后者打着电商的概念,但依然是线下门店模式,线上与线下并未真正打通。而图书电商尽管拥有更加高效的运作方式,却也忽视了物流环节,未能在融资后继续拓展物流基地,错失了良机。”

黄渊普的话不一定准确,而且部分互联网公司可能由于其本身的业务集中于中国,在美国未必能被投资者看到所有价值,但有一个事实是确定的:该图书电商的市值在下降。有可能你继续在这家公司买书,但其他综合性电商的快捷物流、众多书籍,也吞噬了一部分前述图书电商的市场份额,带给了消费者更多的选择。

另一家做外贸B2C的公司于上市前获得了高融资,但登陆资本市场后股价暴跌。一大原因可能是,其本身商业模式事实上就存在先天问题,可能并不被之前的投资人看好,但为了上市部分投资人坚持了下来,直至上市后迅速套现离场。这一案例也提醒现在的创业者和投资人,有些项目的所谓估值就是一个大“泡沫”。

“独角兽”如何成为常青树?

与不少现有的创新公司类似,多年前尚德这只独角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股价一路从十多美元/股,冲高至90美元/股。然而,在成本费用高企、产能利用不足及负债率大幅攀升的多重困境下,这只“独角兽”差点破产,最后被顺风以30亿元接盘并为其偿还了大量债务。

这不禁让人们思考起一个问题:正在壮大的独角兽们如何与一些著名跨国公司一样,经历重重困难后依然在市场中独领风骚,仍然获得持续的高市值和健康盈利,相信其中必有一些秘诀。

上海别样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CEO黄晓凌说,简单定位加不断于基础业务模式上做扩容,是企业稳定发展的关键所在。

离开汉庭副总裁一职后,黄晓凌与为数不多的伙伴们于2013年用了一整年的时间做产品研发。直至2014年,公司才开始招更多新人,从没有什么客户到现在的3000多家酒店伙伴,一路扩大,预计2016年会有1万家的合作酒店,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服务商之一。

“我们的定位主要是做后台管理、B2B的企业级应用开发。”他说,公司基于一个云开发的平台,同时做了类似“APPSTORE”这样的平台,并有一系列的产品推出。今后,人们订酒店会变得很简单:就像坐飞机一样,客人可以看到房间的具体位置、朝向,再决定下单与否,“你在前台,也可以轻松地刷一下身份证就办好入住了,拿着手机,可迅速刷卡进房间休息。”

盈动资本的合伙人蒋舜也说,马云不是在做电商,而是在做电商的基础服务。所以他觉得,“独角兽”在他的心目中有一个很重要的维度,即做基础服务,“因为只有基础服务才能延续最长的时间,维持在时间维度上的长久性,保持持续独角兽的光芒。”

经纬创投一位负责人也认为,“独角兽”不要一味地、拼命地去打仗,这对投资人和整个行业生态来说都不是好事。一旦大量扩容,不仅高管团队跟不上,投资人也跟不上。

作为企业管理者,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把更多融资放在产品的打造上,而不是为了竞争到处贴钱。所以有些公司的合并,最终对两边都有好处,对投资人和企业内部团队建设、产品磨炼等也都有帮助。

 返回21财搜首页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