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狂潮: 选手、厂商、赛事方的下个风口在哪儿

核心提示:电竞的火爆已经毋庸置疑,作为这只鼎的“三只脚”,选手、厂商以及赛事方又将需要怎样的新变化?

12月20日,历时一年的电竞赛事WCA(世界电子竞技大赛)落下帷幕,战队Alliance赢下DOTA2冠军,卷走赛事最高奖金240万元。“今天电竞时代比十年前火爆太多了。十年前我拿下WCG的世界冠军,奖金只有2万美金,今天许多赛事的奖金池已经是千万美金级别的了,许多职业选手的收入可以媲美CBA了。”当年的电竞明星李晓峰(Sky)表达了对如今的电竞环境的羡慕。一项体育赛事,最重要的参与者是赛事方与选手,但电竞不同的是还增加了一个内容提供方———游戏厂商,而它恰恰成为这个运动的主导者。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,2014年中国电子竞技整体市场规模达到226.3亿元,但其中94%的收入被游戏厂商所获取。相对的,直播平台+俱乐部收入8.7亿元,电竞赛事仅有1.3亿元。电竞的火爆已经毋庸置疑,作为这只鼎的“三只脚”,选手、厂商以及赛事方又将需要怎样的新变化?

选手

“泛娱乐体育”是方向

“这个圈子粉丝粘性极高。人是游戏的主体,人在哪,商业就在哪。”一位电竞业人士如是表示。实际上,现在电竞圈的明星效应已经可以媲美娱乐体育领域。身价最高的无疑是主播,电竞选手若风转型主播之后,预估年收入达到2000万,而其之前作为一个顶级选手年收入也才几十万。

目前主播的巨额收入90%来自于直播平台签约金。根据艾瑞发布的《中国游戏直播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我国游戏直播市场从2013年开始进入爆发增长期,预计2016年中国游戏直播观众将达1亿人次,而这个大蛋糕也让直播平台背后的资本看到烧钱的动力。不过李晓峰表示,这其实是少数现象,“在烧钱打市场的前期状态,直播平台的烧钱没有滴滴快的那样疯狂。”

但其实优质的主播来去也就那几个。“电竞的主播与选手无论多赚钱,都只是个小众市场。”优酷土豆游戏内容中心总经理李伟表示,在优酷土豆的流量分成上,游戏类占据大头,每年获得十万、百万分成的主播不在少数。而排名前十的主播里有六个是游戏主播,但长年累月都是这六个人。

走出去,在李晓峰看来,就是“泛娱乐体育”。“电竞是一个国家体育总局认可的体育项目,也可以结合娱乐,培养自己的明星偶像,现在的明星都爱玩游戏,比如说周杰伦、Angelababy。明星与明星的结合可以带来很多可能性,比如电商变现。”据第三方数据显示,除了直播收入,目前主播的收入包括粉丝礼物收入以及开淘宝店的收入,前者在几百到几万之间,而后者顶尖主播可以达到百万月流水。

除了主播,职业选手现在的收入主要依赖于俱乐部的工资以及比赛奖金,在直播平台如火如荼的补贴之后,明年也许是俱乐部选手的春天了。

厂商

从PC到手游,接下来呢?

几年前,WCG是清一色的PC游戏,索尼、微软也有自己的主机游戏竞赛,这种大屏幕有更强的游戏观感。但今年,移动电竞则成为主流。除了WCA,许多厂商也把电竞游戏移植到移动平台上。

今年的移动电竞概念很多,MOBA、枪战类先后诞生了统治级游戏,接下来是什么呢?英雄互娱CEO应书岭并不认可斗地主等休闲类游戏。“电竞首先是对抗,其次是基于电子化的改造,有一些时代感,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2800万人同时收看LOL(英雄联盟)总决赛,但不可能有几千万人去看斗地主,休闲类游戏没必要造那么复杂的概念。”应书岭告诉南都记者,“只有一个类型还没有迁移过来,就是TCG(集换式卡牌),目前只有一个《炉石传说》。在我们的角度来看,这个时代需要一款更接地气的TCG。”

与此同时,今年主机游戏的放开也带来了新的机会。索尼playstation负责人添田武人曾告诉南都记者,主机有望成为家庭娱乐中心。“不同于手游的前倾式操作,主机游戏是后仰式,游戏时间更长,也可以提供多人观看对战,满足社交需求。”添田武人说,明年会是虚拟现实爆发的一年。“如果带着VR设备玩枪战游戏,这种浸入感是手机的小屏幕无法比拟的。”

与此同时,WCA也透露了这方面的可能。“WCA明年会有VR/AR类虚拟现实游戏,也有可能推出真人互动,比如说杀人游戏等。毕竟明年是体育大年,电竞圈都想抓住这个机会。”WCA赛事总策划李燕飞如是表示。

赛事方

综合类赛事如何自身造血盈利?

“现在的电竞赛事主要有三种:一种是厂商自办的比赛,多以职业联赛为主,已经非常成熟了;另外一类是商业型比赛,大家通过比赛来博得更多的目光和吸引眼球。”WCA赛事总策划李燕飞告诉南都记者,但是像WCA这样的第三方综合赛事已经很少了,“与厂商的比赛相比,就类似于专业的世界杯与综合的奥运会,项目更多,门槛较低。”

其实在两年前,被誉为“电竞奥运会”的WCG就是由三星等赞助商主导的第三方赛事,当时三星为了推广自己的液晶大屏,而不是游戏内容。但2014年,三星因为战略转型而逐渐撤资,这也是所有由赞助商主导、无法自我造血的赛事的尴尬。

后WCG时代,出现了各种类型主导的赛事:赞助商主导的联想LEST,华硕WGT;媒体主导的NSL,而WCA则是政府主导的模式。李燕飞坦言,这次活动的成功举办少不了银川市政府的支持。除了主办WCA,银川市政府还专门成立了基金公司斥资78亿参与盛大游戏私有化。

当然,外来供血永远是不稳定的,WCA也希望通过自身造血来盈利。在此前采访中,WCA亦有透露,手游的联运是创收的一种方式。虽然为了保证比赛公正性,比赛中没有“人民币玩家”,但在入围赛中,许多玩家愿意为了“入场券”买单。这部分收入也占其今年全年收入的2/3,WCA加入了线上比赛以及排名也主要源于此。而李燕飞亦透露,明年WCA会新增自主研发的WCA斗地主与德州扑克,这种休闲类游戏一般没有专门的厂商赛事,也是一个重要的补充。

“综合类赛事还是很有必要的,因为游戏寿命是有限的,可以给职业选手一个转型的空间。”李晓峰如是表示。而郭庆春对此亦表示赞同。“游戏的生命周期毕竟有限, 比如现在传奇、穿越火线就下滑很厉害,但第三方平台可以一直遴选最热门的游戏。”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告诉南都记者,“在互联网时代,如果七天没有出现新东 西,大家就会忘了。比起厂商赛事以及过去的WCG,WCA加入了线上比赛,持续一年,也可以满足用户的社交需求。”


 返回21财搜首页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