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届财富管理竞技大赛 |
关注 
  • 微信
  • WAP

21so微博

21soWap站

扫码体验

21SO移动端

 

大数据市场规模5年将达8000亿 交易平台忙圈地

核心提示: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《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》,这意味着我国大数据发展迎来顶层设计,将有助于培育经济发展引擎。

8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《关于促进大数据发展的行动纲要》,这意味着我国大数据发展迎来顶层设计,将有助于培育经济发展引擎。

在商业界,大数据已经开始成为很多企业的生意,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等交易平台也纷纷成立,以抢占各区域、细分领域市场先机。但是目前,有意愿交易大数据的企业和机构还不多。大数据交易的安全性、定价的合理性、客户信息的保密性,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大数据业务的规模和发展空间。

今年5月,成立仅一个月的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推出的《2015年中国大数据交易白皮书》显示,预计到2020年,中国大数据产业市场规模将超过这个市场去年规模的10倍,由2014年的767亿元扩大至8228.81亿元。

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潜力,大数据交易平台应运而生,试图占得市场先机。前景固然美好,不过,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诸多数据商却仍持观望态度。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官网也未透露目前旗下会员有多少,尤其是VIP会员的数量。

大数据全国扩张地图

根据《2015年中国大数据交易白皮书》透露的数据,2014年中国大数据市场规模达到767亿元,同比增长27.83%。预计到2020年,中国大数据产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228.81亿元。

如此庞大的市场潜力,使得大数据交易平台成为一项必需的基础设施。今年4月14日,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正式挂牌成立,注册资本5000万元,涉及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、中天城投、亚信数据、九次方大数据等6大股东。

近日,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一位相关工作人员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介绍说,“我们这里可以交易30种大数据,类似‘网上商城’,实行会员制。”

为了一探究竟,记者登录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官网。在交易所业务一栏,详细列举了包括金融、政府、医疗、能源、交通、社交、物流、征信、房产等30种数据交易类型。

成立至今,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在官网上没有披露过具体交易清单。不过,该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曾透露,交易所揭牌近一个月的时间内,已经达成了11笔交易,产生了几十万元的交易额。

除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,不少地方也在酝酿发展大数据交易系统。较为典型的是,早在2011年5月,北京软件与信息服务交易所由工信部、北京经信委和海淀区投资推动成立,旗下运作的“北京大数据交易服务平台”于2014年底上线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透露,除了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之外,目前全国已有10多个城市建立大数据交易中心。

数据商多“观望”

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上述工作人员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他们并不提供大数据,而是扮演在大数据交易过程中的一个交易平台的角色。也就是说,必需有人在交易所挂牌叫卖大数据,才能构成大数据交易。

“我们的会员要求全部是企业法人会员,个人不行,通过多种优惠吸引有大数据资源的供应商参与进来,共享数据资源。”上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工作人员说。

前述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还透露,目前包括三大电信运营商、各地政府以及将近200多家企业,都在为相关的大数据交易中心提供数据。

成立于5年前的九次方大数据是国内较大的企业大数据服务平台,数据涵盖了1360万家企业。同时,其又是贵阳大数据交易所主要股东之一,一旦嫁接起来,与其他数据商形成交易互通,将形成更为庞大的大数据库。

上述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工作人员介绍说,“普通会员要求年费10万元,我们从中间收取交易佣金,佣金比例为交易费用的四成,比如某个大数据交易价为100万,我们收取40万元佣金。”

前景如此美好,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诸多数据商仍持观望态度。贵阳大数据交易所官网也未透露目前旗下会员有多少,尤其是VIP会员的数量。

锐理数据总部品牌营销中心总经理郭洁表示,“我们本身就是一个第三方大数据平台,主要客户就是地产业内人士,尤其是开发商,具有很强的专业性。”

数据“质量”驱动需求

大数据能为企业带来什么解决方案?什么样的数据才是企业需要的?

碧桂园集团云贵区域投资拓展部相关负责人周灵梓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从去年到现在,我一共拿了8个地块,(这个过程中)对准确、真实和全面地获取拿地信息有着深刻的感受和强烈的需求。如果拿错地,后续的负面影响很大。”

在周灵梓看来,通过大数据交易的电脑程序分析,得到大家共同认可的数据很重要,以前地产机构的很多数据来源不同,结论差异较大,势必困扰房企的投资决策。

金科股份品牌总监夏绍飞对此也深有感触,“我们一直跟中国指数研究院、克而瑞等机构长期合作,一年要支付咨询费几十万元。光拿到数据没用,关键是数据本身的质量,尤其是机构的分析。”

东原地产集团战略投资部相关负责人周大佐打比方说,房企拿地就是一个“算账”的过程,真正拿地时只有几个数据,但决策前往往需要成千上万的数据支撑。他认为,大数据交易的关键是数据要有用。

“我觉得现在一些第三方机构就很厉害。为了确定一块地周边的客源结构,他们专门派人站在街上‘数车’,比如价值30万以上的车辆有多少。”周大佐说,他们暂时还没看到交易所有这么强大。

贵阳大数据交易所相关人士解释说,“我们也不会简单地充当数据搬运工的角色,交易所将积极发挥数据质量认证、数据格式标准化、数据金融工具的作用。”

 返回21财搜首页>>